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关注邹城在线微信公众平台
微封面人物评选

主题: 孟子故里邹城第一不孝子

  • 勇往直前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349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8/9/8 16:54:23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邹城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我叫陈庆刚,小名小征,山东邹城南关人,家住山东省过街棚街门牌60号,今天,我想说说我大哥陈强(陈庆敏)的事情:
都说养儿防老,但在文化底蕴深厚的孟子故里邹城南关,离孟庙、孟府最近的地方,从小深受着仁义礼智信的文化洗礼,却出了我大哥陈强这个不孝子,也许我说出这样的话很多网友不理解,你怎么这样说你大哥?您听我慢慢说,我的父亲身患脑血栓、气管炎,瘫痪一年在床直至去世,他从未照顾过老人,也从未尽过赡养老人的义务,如今母亲年事已高,正是需要人照顾、享儿孙之福的时候,但每每谈起他,母亲都痛哭流涕、气愤难忍!
小的时候,大哥陈强就是一个让父母不省心的孩子,常常因为调皮捣蛋、惹事生非,让父母头疼,早早的下了学,大一点的时候帮着父亲做杀猪的买卖,但从不感念父亲杀猪、卖猪辛苦,只想着从中赚取多少钱,结了婚以后,更是很少回家,我们家三兄妹,我是行三,上面还有个姐姐,他是大哥,但是姐姐出嫁时,父母来到他家,苦苦央求他为姐姐送亲,他与他岳父在屋内饮酒,连门都没让父母进去,最后年迈的父母只好含泪离开,自己的亲妹妹出嫁,他连面都没有露,也让姐姐伤透了心。
老父亲先后三次突发脑血栓,最后一次(1997年)是在杀猪的时候摔倒,从此便再也没有站起来,父亲瘫痪在床的一年里,老母亲、姐姐和我在床前衣不解带的照顾,喂饭、伺候大小便、翻身、洗床单……,在家里最需要大哥的时候,他仅出现了三次,每次带了点水果便来,吃饱喝足后,大嫂还要带走点老父亲的营养品,父亲生病,为了给他营造良好的养病环境,我们姐弟虽满腔怒火,但也未曾多说什么,但他冷漠、冷血的行为,也让老母亲寒了心。
可是,精心的照料也没能挽留住父亲,瘫痪一年后,父亲去世(1998年),原本没指望的陈强突然出现,说自己作为家中长子,要为父亲办丧事,全家人都以为他悔不当初,没想到丧事办完的第二天,他便做出了更让人愤恨难忍的事!陈强说一家人要在一起商量一下事情,可话还没说三句,陈强便把矛头指向母亲,说父亲是被母亲掐死的,伤心欲绝的母亲听到此话,无疑雪上加霜,直接晕倒在地,我气氛至极,扶起母亲后,指着他让他滚出去,可出了门的陈强不仅毫无愧疚之心,更是在外面骂起了街,添油加醋使得邻里街坊闲言四起。
父亲去世的第二年,也就是1999年我开始在南关过街棚旧址盖房,陈强听闻立即赶来,说老房子是父亲的,有一半归他,全然忘了这么多年他做的各种不孝之事,但是,父亲在世时,早已在(1987年)孟府孟庙附近花了一万八给他置办了房屋,同时还给他一万一千余元(1989年将过街棚两处院的后院卖了)。告诉他他有房子了,老房子(过街棚街老宅子)就给我了。但陈强极力否认此事,说父亲从未给过他钱,由于当时给他钱时,并未写收条等字据,他失口否认,家里人也只能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,陈强认定了老房子有他的一半,对我盖房子各种阻挠,最后母亲无奈,只得四处找人立据,我又给了他两万元,他才善罢甘休。
拿到钱后,陈强便再也没踏进家门半步,直至陈强的儿子,也就是我侄子结婚,他让侄子来,叫我去帮忙,我只说了一句:“先让你爸给你奶奶道歉,道完歉,你奶奶去我就去。”母亲心软,听说了这事后答应了去陈强儿子的婚礼,可就在婚礼当天,陈强并没有去接母亲,反倒一遍遍打电话给我,让我早点来帮忙,我问母亲到了没有,陈强却说母亲骑三轮车来,太慢了,让我先来。老母亲多大岁数了,居然……我恨不得当场给他两耳光,我说:“妈到了,我再去!”陈强无奈,只能开车来接母亲。
现老母亲年事已高,陈强一次探望也没有,慈乌尚反哺,羔羊犹跪足,而他,这个家的所有人,他需要的时候便用,不需要的时候就丢在一旁,毫无温度,作为儿子,从未尽过孝道,也未曾赡养过老人,老母亲提起他便气的浑身发抖,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,就这样毫无亲情、毫无廉耻,他的冷血换来的是老母亲的寒心,如今,母亲也不再纵容,将他告上法庭,希望在公正的法庭上,能唤醒他的良知!
来自手机版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